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性奴训练学园》最全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328555
精华: 0
发帖: 45
金幣: 5404 個
威望: 77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500 個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18-10-02
楼主  发表于: 06-12

《性奴训练学园》最全

如果是因为自己意愿,而在男人面前不顾羞耻小便的经验,我就只有一次,而且当时那个男人在我羞急着叫他别看时就听话地转过身去了……
  所以,听到等等会有一场“公开放尿”节目,我们这些早已不知在多少人面前,失禁无数回的女孩们,竟还会感到一种不同于人前失禁的羞耻感……
  (会有羞耻感是正常的吧……要在人面前上厕所……怎么想都会羞耻的……)我也不知自己刚才是怎么想的,竟然会觉得在人面前上厕所,已经不足以为耻了……
  其实,“人前失禁”与“人前如厕”,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调教境界。
  “人前失禁”,带来的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憋不住尿的羞耻,但这是女奴自身处于被动、无法控制的状态下造成的,甚至可能连自己失禁都是后知后觉,所以每次人前失禁后,女奴们还能在解放的快感下,安慰自己是已经憋到极限了。
  “人前如厕”,却不像失禁那样这么好哄骗自己。有别于失禁是生理上无可避免的结果,如厕却是道德给予的枷锁,而且还是一个人从小时后开始培养,至死都要维护着的尊严。就像有些人或许会尿床、或许高潮兴奋或是紧张下会失禁,但是却不会想在公开场合上厕所,如此的羞辱是主动的,也是自己无法说服自己的。
  更别提,上厕所的地点,竟然是在户外空间,空旷的操场,而且我们也已经猜想到,那里不可能为我们准备马桶的。
  我们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出厕所,学姊们也比往常还要快从浴室中出来,而且原本应该只有我们这些“居民”聚集的走道上,也已经来了越来越多的助教,这也让我们感到一股不适感。
  “怎么样?刚刚没不小心尿出来吧?”梦梦学姊半开玩笑似地对我们说着,有点像是揶揄着我们,但我们也渐渐习惯这种“性奴式”的关怀了。
  不过,我们却不知道,学姊脸上的神采,却是真的为了等会儿的节目高兴着……
  对于这个节目,我们都是贬过于褒,但也只能无奈地顺从着,去接受这即将到来的羞辱。但如果学姊们知道我们心中的厌恶想法,她们或许会更感到无地自容……
  还有着“马桶”可以蹲的我们,以为每天身体的代谢废物,都可以在上厕所的时间可以得到排放,但是对于学姊们的认知,已经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甚至可以说,“公开放尿日”,是这些学姊们,几乎是每个星期中,唯一一次有机会可以把体内的尿液排放到外面的时刻……
  所以,对于学姊们来说,这一天是她们每一周最珍惜的一天,尽管会因为要在全校助教们面前上着厕所,光用想象就是多么羞耻的一件事。可是比起畏怯不敢排泄,而将自己身子弄坏,这种每周都要面对一次的耻辱,也渐渐感到麻痹了。
  然而,这一次对于梦梦学姊来说,还有着更复杂的心情……在公开放尿结束之后,就是公开惩罚时间。也就是说,梦梦学姊因为自己的直属学妹─晴晴说谎,而扛下来的“制裁”运行时间,也已经一分一秒逼近了。
  她并没有因此而责怪晴晴,也没有因此感到怨尤,毕竟要我们突然变成完全诚实,其实是不可能的,就连她们,也是在去年看到了同样因为学妹说谎而被惩罚的学姊,才吓到从此之后不敢再说出半句谎言……
  这已经成为每年例行的“传统”了,几乎每一届都是学妹下意识地说谎,直属学姊出来扛责受罚后,直接让所有原本还想说谎投机的全体学妹们噤声。今年,只是刚好轮到梦梦学姊被轮到要当活教科书,成为被处罚的牺牲品而已。
  不过,尽管梦梦学姊没有责怪晴晴的意思,但是晴晴还是对此深感内疚,她这两天的态度软弱许多,还时不时都会突然向梦梦学姊道歉。这段时间她心中所受的苦,竟然还不亚于恐惧着要被惩罚的学姊。
  所以,随着惩罚时间的到来,晴晴虽然表面不说,但心中的压力却越来越大,尤其是看到许多其他学姊们都来关心梦梦学姊的情况,更是让她无颜面对学姊们的目光。
  梦梦学姊会这样故作轻松、半开玩笑地揶揄我们,不只是因为自己,也是为了将话题转入“公开放尿”,这样的晴晴尽管感到羞耻,但也可以暂时忽略之后的公开惩罚了。
  学姊这个策略,也的确成功奏效了。之后的化妆时间,我们全都只关心着待会的公开放尿,甚至还数度忘记公开惩罚这件事情……
  不过,不管我们是操心还是忘记;不管是公开放尿还是惩罚,该来的都逃不掉……
  ……
  “公开放尿”,不叫作“公开排尿”,也是有用意的,虽然放尿跟排尿的意思相同,但是“排尿”是比较平常、自控的说法,“放尿”却比较有强制性、被控制性的意味,就像是“放行”一样。所以,学校里对于这个节目,都是称呼为“公开放尿”,这让我们更加有种“这不是我们自己能控制、决定”的错觉,对于奴性的开发也会强上一些。
  名字上隐藏的玄机,尚且只是一种暗示的羞辱作用,但是实际上的放尿过程,就真的是直接对我们深深羞辱到极致了。
  虽然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我们在人前排尿,但是既然是一周只有一次的全校性活动,也不可能让我们“简简单单”地走到操场小个便就结束了,既然已经是性奴,我们也必须学着性奴的放尿方式……
  公开放尿是阶段性进行着的,由高年级的学姊们依序按照属于自己的方式排尿,我们这些幼奴新生们是做为公开放尿的压轴。而学姊们的放尿时间比我们还早,所以在梦梦学姊替我们化好妆之后,便要我们自行穿好制服后,进入列队之中,听从负责编排、整理队伍的助教们的指示,而她自己便跟着其他学姊,先行排好队前往操场了。
  得知我们可以不用看见学姊们的放尿过程,我们心中是赶到宽慰的,但同时却也表示,轮到我们时,是真的全校上下,都在等待着我们的表演啊!
  “你们学姊有没有教过你们,等一下要怎么做?”助教等到我们全部的幼奴都准备齐全、排好队伍之后问。
  我们都害怕地摇头,学姊对于我们之后要做什么都没有说明,有些同学们的学姊甚至连“公开放尿”这种事情都没告诉过她们。
  我们的茫然表情,本来以为会害学姊因为没先教导我们,而受到了什么惩处,但出乎意料的是,助教们显然满意于我们的无知。
  我们当然不知道,有些羞辱,如果先告知了我们,等我们做足了心理准备后,就没有这么强烈的羞辱效果了。对于这场公开放尿,可是我们的“初体验”,学姊们也知道千万不能坏了观看这场难得表演的助教们的兴致的。
  助教也相信我们的学姊们都懂这些规矩,也知道我们其实都是不知道的,但是突然抛出这个问题,在我们答不上来后却又不理会我们,开始命令队伍前进,这样丢给我们一个疑惑,却不解答的动作,反而更加深我们心中的恐惧感。
  而且,由于这次行进前往操场时,也跟上次朝会时一样,站在身边陪同的不是学姊,而是凶狠的助教们,而且这次,学姊已经没有在我们后面守护着我们,所以这一路上我们心中都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感,却又不敢跟身边的朋友说话诉心事。
  就这样惶恐地走到了操场,看到现场的情况,几乎是所有恐惧一次爆发了……
  朝会时,我们是最先到达操场的,当时整个操场上是空无一人的,可是这次,操场上的另一端,却是跪满着赤裸的女孩们。而我们的学姊们,也在那些跪着的女孩们之中。
  除了操场中央正跪着的女孩们之外,更让我们害怕的,是操场周围的看台上,早就坐满了助教,其人数甚至还比正跪在操场中央的数百名女孩,再加上我们即将进场的三百位女孩的总和还来得多。
  而他们,正也因为我们这些新肉的入砧,而正狂喜地发出野兽般的吼叫……
  “接下来,是本学期第一周‘公开放尿日’的最后压轴戏:幼奴放尿,请各位观众静待等候。”
  “公开……什么?”第一次听到这名词的女孩们,都露出跟我们最初被学姊告知时相同的表情。但是此时的场合可不容许她们开口惊讶的余地,她们还没反应过来,就遭到身旁的助教们直接耳光伺候了。
  “在这里,转过来,跪着。”助教把我们整个队伍带到我们学姊们的前方,然后要我们转过身,背对着学姊、面向着看台上的观众们跪好。
  “待会会有助教轮流带你们‘放尿’,每一组只有二十秒的时间,时间到还没尿完的就憋到今天晚上,今天的你们不会有偷尿在尿布上的机会。”助教恶狠狠地说着,“如果这段期间没尿出来的,你们今天晚上也别想尿了!明白吗?”
  助教言下之意,是说我们如果待会尿不出来,晚上的上厕所权利也没有了。我们当然不可能憋得这么久,如果到时又失禁,也没有尿布可以遮挡,等于是会再次让全班同学知道自己失禁,必须接受下次公开惩罚的事实。我们一想到这恶毒的连锁反应彼此环环相扣着,心中都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我们也知道,这一切的目的,是要让我们能如观众们所愿,在他们面前进行排尿表演,就这么简单,但是看着前面那么多人,每一双眼睛都如豺狼饿虎般盯着我们瞧,一想到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小便,原本强烈的尿意竟因为这种恐惧与羞耻,反而退了几分。
  而且,从现场正在准备的工作人员们来看,我们也的确只是放尿,称不上是“上厕所”,因为助教们根本没有设置厕所的打算,就连便器都没有,唯一有的只有已经架设一排的数十台摄像机,正如往常般亮着红灯等待着我们。
  没有厕所、没有便器,就等于是要我们在操场草皮上直接解放。一直生活在文明社会的我们,失禁是迫不得已,但如果我们真的蹲在这草地上就地小便,那么我们一直紧守住的文明道德,也会开始逐渐崩解的……
  然而,本来以为最可怕也只是这样的我们,却完全不知道这场公开排尿,真正最恶毒之处……
  那些带我们来到此处的助教们,等确认我们都跪在草地上之后,便退了开去,我们在还没有被告知待会进行的程序时,已经有不少的女孩,从现场的布置推测出我们等会所要面对的凌辱……在开始轮到我们放尿后,从最前排的女孩开始,逐牌走至最前方,摆放着摄像机之处,就地蹲下作出排尿的准备姿势,等待着放尿时间的开始……
  但是,以为自己推测无误的女孩们,却没想到一件重要的不合逻辑之处。从摄像机的架设高度与拍摄角度,它所拍摄到的范围,大概还比跪下的我们还要高出一点,如果我们是站姿的话,还可以拍到我们的胸颈之间,但蹲下来的话,可能连头顶都无法入镜。这样的高度,要拍到我们放尿的第一模样,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这些幼奴的放尿方式,实际上并没有我们所猜想的那么简单……
  “现在,协助幼奴们放尿的助教们进场了。”扩音器再次传来主持人的声音,而这时在看台上等候着的男人们,情绪又再次沸腾了。
  我们这些幼奴们却是摸不着头绪,刚才那些助教们把我们带到了这里后,就退场走向看台,把我们独自留在场上等待表演,怎么现在却又有另一批助教们走来了呢?
  而且,比起刚才那些凶狠的助教们,这一批要来“协助”我们的助教,更是让我们都感到浑身不自在起来。
  只见前方数十名男子,正鱼贯进场朝我们走来,那些男人虽然长相稍有不同,但是清一色都是全身肌肉的健美男子,而且全身上下竟只穿着一条三角裤,将全身的肌肉都崭露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早已被看习惯自己裸体的我们,男人的裸体,却只有看过之前那些“老公们”的身体而已,而且他们的身材,也都没有像现在我们眼前这些健美男子的好。突然看到他们进场,除了突兀之外,竟还有不少女孩害羞地转开视线。
  他们就这样走到我们面前,才停了下来。跪在地上的我们,本来就已经矮了一截,等他们一站近后,更是让我们感觉到,他们个个人高马壮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而最前排的女孩们,有些比较娇小的,跪下来的身高竟然只到那些健美男子的跨下部位,眼前是男人重要部位的挡兜布,甚至鼻子还能闻到明显从男体发出的雄性气味,让那些女孩们,都更加感到不自在而向后回避。
  不过,这些健美男子们此刻的任务,可不是只有站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欣赏而已……
  “助教们可以开始挑选幼奴了。”原来我们不是按照顺序从最前排开始,而是要给他们用挑选的。而几乎这声音一从扩音器中出来,那些健美男子们就开始争抢起我们了。
  “你,出来。”、“我点名你了。”、“出列。”那些健美男子们一连串地点兵挑选,结果我们同学之中,长相清秀、身材出众的女孩们,都马上就被挑走了。
  “你,叫ZZ是吧?出来。”几乎事前没有半点征兆,我甚至还以为自己铁定不会被选中的,但是就在相貌出色的女孩们都被挑走了之后,我竟也成了被优先挑选的对象。
  不单是我,连晴晴也同样是被另一位健美男子挑中,我们两个只好不甘愿地以跪着爬行的方式上前,各自停在挑中我们的男子脚旁。
  “被挑选出来的幼奴们,你们是第一批可以进行放尿的幸运幼奴,知道等会要做什么吗?”
  我跟其他被挑选到的女孩们一样,都羞耻地低下头,不敢直视同学们的视线。被挑选为第一批公开放尿的幼奴,我一点都不感到幸运,相反的,我知道我们除了要受到看台上助教们的视奸之外,在我们身后的同学们,也会急着想偷看一下她们待会的命运是如何。
  不过,我也知道我会马上就被挑选到的原因了……这也只能说是我罪有应得……那些会被率先挑出来的女孩们,除了相貌、姿色过于其他同学之外,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挟带着不小的“奴气”,在助教们之间时长被交头接耳的对象,所以最具有话题性的奴奴跟我都被选中了,就连晴晴也因为之前为了我义气相挺,同样受到助教们的注意……
  “助教们都准备好了吗?那么,可以开始了!”
  (开始?)我的心中刚冒出这一个问号,点名到我的助教突然蹲下来,把我整个人从后方抱起,男子粗壮的双臂,绕过了我的腰,紧紧扣住我的大腿,将我整个身子提了起来。双脚腾空的我,全身的重量只能压在男人的双臂,以及我背后倚靠着的男人结实赤裸的胴体。
  突然被男人这样抱着,吓得我不断挣扎想逃开那男人的怀抱,被自己屈在胸前的双膝压迫着,使我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难,而唯一能自由活动的小腿在空中不停乱踹。羞耻的是,忽然的全身腾空,也让我失去了安全感,结果虽然全身不停扭动想挣扎出那男人的怀抱,但自己的双手却下意识地牢牢抓住对方。
  “小幼奴,不用怕,叔叔带你去尿尿啰!”那个男人在我耳边说着,并迈开脚步朝着前方的摄像机走去。
  (等等……难不成是要……)听着那男人装得像是哄小女孩的语气,还有我现在被他所抱着的姿势,终于弄懂了我们这些“尚且年幼”的幼奴们,放尿方式会是怎么样的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瞬间笼罩全身,眼前的放尿地点也一步比一步接近。
  “不行,不能这样!”我不由得羞急地喊出声来,身体也开始剧烈地挣扎,但是那名男子的双臂,像是枷锁般紧紧箝制住我的下半身,他强而有力的身体,也让我的挣扎显得徒劳。
  “别着急,我的小幼奴宝贝,马上就到了喔!”男人对于我激烈的挣扎丝毫不受到影响,还用着更亲昵的话语哄着已经羞耻流泪的我。
  “求求你……让我自己……让幼奴自己来……好吗?”知道自己挣脱不开,我只得转为低声哀求,但是男人却完全不为所动。
  我仍不停地求饶,但是当男人终于停下脚步,却不是要把我放下来,而是我已经被他抱到摄像机前了。
  “拜托……”我有气无力地做出最后请求,但是那男人却丝毫不领情,并用双手抓住我两边大腿内侧,往左右极限地掰开,本来在滑到大腿根部的裙子里若隐若现的私处,这下更是完全遮掩不了,呈现在摄像机前。
  我也绝望地全身一软,倒在那男人赤裸的胸膛上。
  事实上,我感到羞耻的,早已不是被拍下自己赤裸的下体,在这所学校我们学到,自己被拍摄的焦点都是未着寸缕的赤裸胴体。甚至会起一种异样的错觉,现在的我们,穿着制服入镜反而不搭了。
  真正让我羞耻难受的,是公开放尿的活动,是公开放尿的模样,也是我现在屈辱地摆出的姿势……
  这也是为什么会换上这批健壮男人们的原因,我现在被他们抱在胸前,除了双手外完全动弹不得,男人将我的双腿成M字形分开,露出了裙底的下体。我们要以这种姿势,在摄像机前放尿,如小女童一样被男人抱着放尿……对于我们这些早已满十八岁的“年幼性奴”
  “自己把裙子掀起来。”男人已经腾不出手掀开我的裙子,便命令我自己做这种事情,我有点自暴自弃地拉起自己身前的裙摆,使得被两腿拉开的小穴跟尿道口完全曝露在空气中。
  “还不够,再拉高一点。”男人继续无情地命令,直到我掀到胸前,下体几乎看不出原本还有穿条裙子的程度,才肯放过我。我的脸依旧哀羞地埋进男人的胸膛娇泣着,宁可让自己的脸颊跟一个男人的肉体紧密贴合,也不愿面对前方的镜头,这样还能说服我自己,待会放尿的时候,还不会被拍到我的脸。怀有这种鸵鸟心态的我,或许早就知道,学校一定会告知顾客们,这些视频影片中的主角事他们制造的哪一位性奴学生。但是还有一件我还不知道,或者是更不愿面对真相的残酷事实:我这样把脸贴进男人的胸膛,更让一个因放尿害羞而把头埋进父亲胸膛的小女童形象,变得更加维妙维肖。
  “放尿开始!”在每个女孩都被帮自己把尿的助教抱至定点,并掀起自己的裙子后,我们的放尿时间也开始计时了。
  “要‘嘘嘘’之前,一定要说出来让叔叔知道喔!”抱着我的男人故意说得轻声细语,还用“嘘嘘”这种跟小孩沟通的词语,十足像是正在对着小女童说话的模样,说出来的话语内容,却是提出这羞辱的命令,这种倒错感,让我觉得自己真的已经是一个“性奴小女孩”了……
  更羞耻的是,那男人说完后,竟开始吹起口哨,要加速我的尿意,但这对我造成的羞辱,绝对远过于哨增加的尿意。
  “我……我尿不出来……”努力了几秒钟后,我不得不求助那男人。明明自己有着高涨的尿意,但是在还不到失禁的程度下,从小培养到大的如厕习惯,成为了生下来后最先学会,也是到死都在维护的尊严。
  在这所学校中,助教们可以剥了我们衣服,可以对我们的肉体恣意进行改造,但是只要我们还有控制自己憋尿的余力,我们仅存的些微尊严,就会潜意识命令身体不要轻易对于“公开放尿”妥协。
  虽然我们心中清楚,想维护这种自尊是绝无可能的,只会落得更加悲惨的下场,但是就这样突然要我们在这么多男人色情的目光面前,像个小女孩一样被抱着尿尿,而且装在前方摄像机中的影片,将来还不知会落到多少特殊爱好者的手上。意识到自己这次的放尿,将有可能在世界每个角落被传遍。以后,这本来是身体本能,也要伴随着自己一辈子的排泄行为,就要变成被硬戴上有色眼镜的淫猥动作,成为自己尊严上永远抹不净的污点了。
  想到了在这时放尿,会对未来造成的严重后果,让我尽管想尿,但是尿道括约肌仍是下意识地收缩着,或许,憋过了这次的放尿时间,憋到明天,就可以到那间厕所,安心地放尿了……
  因为留有着这一个缝隙,让我想到自己只需每周都憋这么一天,就还能保有这一点自尊心。而就算真的憋不住而失禁了,惩罚恐怕还没有现在就尿出来的后果可怕……
  “我……我不想尿了……”我有如下定决心般,直接向着抱我的男人说着。
  “不想尿?”那男人停下吹口哨的动作,但并没有半点失望或是生气的脸色,只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脸上的表情。
  “嗯……我……尿不出来……放我下来……我明天再尿就好……”要说出“明天再尿”时,我心虚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憋到明天,但是说自己尿不出来也是个事实。
  男人铁定也看出我的心思了,故意凑近我耳边,对我说着:“叔叔喜欢你,就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每个星期都憋这一天的尿,就可以了?”
  突然被说中自己心中的盘算,让我本就已羞红的脸蛋更加红了,我也不知道是要直接承认还是抵死否认,但是在那个男人眼中,我俨然已经默认了。
  “偷偷告诉你,从下个星期开始,所有今天无法顺利放尿的幼奴们,会提早一天被禁尿,再无法放尿,就提早两天,直到在公开放尿憋不住为止。”男人向我透漏了这一消息,我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曾经就有幼奴,只是先被禁尿两天,隔天的公开放尿还没喊开始,就先喷尿出来,而且喷得又高又远,直接飞过摄像机上头。从影带画面,看到女孩的尿液从大张的尿道口喷发出来,往上方飞出画面,那副景象美呆了,到现在还是这类影片的大热门啊!”他说得活灵活现,我都能融入那个画面,自己彷佛成了那个女孩,在痛苦地憋了整整两天的尿意无法舒解,感觉膀胱快要爆炸之下,在公开放尿每个人都能目睹的情况下,还是一有机会就不顾一切尊严地抢先喷尿的耻样……
  “怎么?还不想嘘嘘吗?那我就把你带走啰?”男人看见他说的话已经对我造成效果,故意挑这时间反问我,但我已经无法像之前那么坚定了。
  “我……我想尿……但我尿不出来……”这下的我真的急了,但这一紧张,让原本已经尿不大出来的我,更是连尿意都反倒消退了。这时的我,竟开始懊悔着自己的自尊心作祟。
  明知道自己只能躲得过一时,逃不过一世,但是自己身为人类的自尊心却一直让我虽有尿意,但仍羞耻地无法顺利排出,现在知道自己尿不出来的后果,什么身为人类的尊严,文明道德的素养,全都已经顾不得了。
  “怎么办……我真的……尿不出来啊!”我又羞又急地向男人求救。虽然我的脸都埋在男人胸膛,紧闭着双眼,但是从看台那里传来一阵又一阵雄性野兽般的嚎叫,我也猜到已经有不少女孩已经放尿成功了。而我自己尿道口的括约肌因为恐惧与羞耻,而不停反复缩放,结果不但挤不出尿液,还让膀胱与尿道不停传递着因憋尿而发出的痛苦讯息。
  “要不要叔叔帮你啊?”男人说着。我也没想过他要怎么帮我,只得直点头答允。
  “用手指伸进去抠一抠,马上就可以尿出来了。”男人邪恶地笑着说,“你要自己抠还是叔叔帮你呢?”
  “什么……不……我自己……自己来就好……”一听到男人说要用手指抠我的尿道口,几乎吓得停了思考的我,马上就掉入这个陷阱之中。要尿出来除了靠着抠尿道口这痛苦又羞耻的方法外还有许多,但我这么说等于是承认要选这种方式。而且,男人自己的双臂还得抓住我的双腿,根本腾不出手指勾搭我的小穴,他要的只是要我自己说出口而已。
  “那就你自己来吧!幼奴小宝贝。”男人见计谋成功,心中暗喜地说着。但是当我改用一只手撩着裙摆,另一只手紧张羞耻地伸入小穴,抠弄我尿尿的地方。
  这个催尿方法虽然羞耻,但效果却异常地惊人,我只是用指腹在那附近轻微划过,马上就对紧绷的尿道肌造成强烈的刺激效果,一股电流从尿道口直传入膀胱内,造成膀胱一阵紧缩,尿道肌再也锁不住尿液,一道金黄色液体直泄而出,喷到我来不及收回的手上。
  刚开始是因为失禁而尿出,但等到刺激恢复后,接着不停排泄出来的尿液,是真的依照我自己的控制而排放出来了。我真的就在摄像机前,在几百位助教们眼前,像是一个还不会自己上厕所的小女童一样,被一个大男人抱着尿尿了。
  而且,那男人还恶意地在我尿液还停不下来时,故意将我上下缓慢摇动,从我体内射出的金黄色弧线,也随着我全身摇晃而摆舞起来,让我这次的放尿,就像是一场短暂但精彩的水舞秀。
  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抵抗男人持续施加在我身上的羞辱,排泄产生的快感,伴随着强大的羞耻感,渲染在一起后,竟是如此神奇的感觉,让我全身飘飘然的,但是又好像在不停往下沉沦,我也不知道现在观众们发出的嚎叫是因为我还是其他的女孩们,沾满着尿的手改拉住裙子,原本撩住裙摆的手已经举上来捂住自己仍露在外的侧脸,极力遮掩住想透射进来的阳光,我彷佛成为一种黑暗的生物,一种永远再也见不得阳光,无法在阳光下生活的生物了……
  直到抱着我的男人,把我抱到旁边一小块空地上放下,又继续走去帮助其他幼奴们的放尿,我们这些已经放尿完毕的幼奴们,被命令保持着上身平躺,双腿屈膝伸到半空中,尽量把屁股顶高,像是一个小婴儿准备好要包尿布的模样。
  数十位女孩,就这样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就算没被管制,我们也没有情绪跟旁边的女孩诉说着刚才遭遇着的羞辱,大多数女孩都是绝望地闭上双眼,甚至用手捂面,啜泣声此起彼落,一些比较坚强的女孩虽然没哭出声来,但表情一脸呆滞,脑海里无法不去回味着刚才的情况,然后都意识到残酷的事实……我们以后再也没脸见人、也不配为人了……
  第二批、第三批、……等到全班的幼奴们,在被同样的男人,用同样的放尿方法羞辱过,并放置在我们周遭仍空着的空间后,负责替我们擦屁股的直属学姊们,才纷纷走过来,边安抚我们边用自己的舌头充当卫生纸使用。
  然而,梦梦学姊却不在这些学姊之中,我们还是由她委托其他学姊们帮忙清理的。被一个不熟的学姊这样舔洗着刚排尿过后的下身,我们的心情都显得更糟,而且那位学姊也无法陪我们解闷、听我们诉苦,便得去忙着帮她自己的直属学妹做一样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真正心情变得更糟的主要原因,也是梦梦学姊为何无法出现的理由,也登场了……“公开惩罚”时间到了。
  一样是在操场正中央,快速地布置了一个小型的舞台,并命令所有这段期间内有被贴处罚标签的女孩们出列。
  有了上一次的公开惩罚,我们每个女孩都记住“要在时限内上完厕所”,以及尿布帮忙挡住我们偶尔在课堂上的失禁下,这一次要受到公开惩罚的幼奴们少了许多,不过助教们也不以为意,因为幼奴们的小小惩戒,完全不是这次公开惩罚的重点。
  而等到每个受罚的幼奴们,一样要光着屁股一天做为惩罚的结束之后,也轮到了这次公开惩罚的重头戏了。
  “各位性奴学生们,今天的公开惩罚,还有一个‘制裁’项目,是本校二年级特殊班级里,一位名叫‘梦梦’的贱奴,因为对人类说谎,严重违反了校规与性奴守则的总则第五条:”性奴必须永远对任何人类诚实以对‘。虽然事后她勇于承认错误,但是犯错就必须接受惩罚,违反总则就必须接受制裁。现在就带贱奴梦梦出来!“
  我们五个梦梦的直属学妹们,听着助教宣判着梦梦学姊的罪状时,心都痛苦地纠了一下,虽然实际上是晴晴说谎,但是梦梦学姊这次不是连坐受罚,而是自己整个扛下了,扛下了这个需要被“制裁”的重罪。
  虽然都一样是惩罚,但其实大致上是有分成三大类的,昨天中午结束性奴入门课程的第二章“性奴守则”,进入到第三个章节“性奴的惩罚”时,Julic教官就有提到过:
  第一类是“私罚”,也就是不受公开,主人暗自给予自己性奴的惩罚,通常这类都是发生在性奴真的犯了一些小错误,惹到主人生气。
  第二类是“公罚”,就像刚才那些幼奴们被打屁股,也是属于这类,不过比较多的情况,是主人把这种惩罚当成是一种“表演项目”,所以就算表现得再好的性奴,依旧会……也更容易……被找荐作为惩罚的借口,甚至可以因为“没有理由”而被公开惩罚,只是这样也少了些“惩罚”的意义了。
  第三类,也是所有性奴们最需要避免碰到的,就是现在即将执行的“制裁”了。就连主人也不能随便对于自己的性奴实施制裁。一般受到“制裁”的性奴,都是属于“有着严重偏差行为”的性奴。几乎只有违反“总则”的性奴才会受到制裁惩罚。而且正如其名,这制裁的目的也不是帮忙引导回正确的性奴之路,而是一种制裁。它本身的存在,就是在引导性奴千万别犯上这些严重偏差的错误……
  不过,梦梦学姊并不是啊!说谎的不是她,她也没有其他半点偏差行为,也没有什么必须强烈矫正的严重错误。这次的制裁,充其量是要拿她做为祭品,要杀鸡儆猴让我们这些还不了解性奴制裁可怕之处的女孩们,永生难忘今天这场制裁,永世不敢再违反这些总则……
  在我们的心都揪着未解的时候,看到梦梦学姊被押送过来的模样,更是让我们近乎崩溃了。
  梦梦学姊此时就像是个囚犯一样,在前后各跟着一位助教下,缓慢走向中间的舞台。只是就连囚犯也没她身上的装扮悲惨。
  仍然全身赤裸的她,全身却穿上了绳衣,绑成了龟甲缚的样子,绳子是特制的,上面布满了细刺,将它捆缚在学姊娇嫩的身体上,被绳子压迫的地方马上就被刺破了皮,幸好流的血不多,也全被绳子吸收了,但是这种绳衣,就算脱下来后,也会看见清晰地,以血痕与伤痕画上去的龟甲缚图样。
  学姊的双手双脚也被镣铐禁锢住行动。双手是被反铐在背后,龟甲缚在股间的绳段直接被拉上来,系在手铐上,同时手铐上还有另一条普通绳索,被后方的助教牵着。学姊的双乳乳头也安装上了一对乳环,乳环上面同样绑着一条细绳,被拉高穿过梦梦学姊项圈上的一个圆环,并向前延伸交缠,最后落到前方助教的手上。
  梦梦学姊就这样痛苦地在两个助教之间行走,只要离前方的助教远了,自己的乳头就会被前方助教手上的细绳拉扯,因而向上拉长变形;离后方的助教远了,股间的绳段也会被后方助教手上的绳子拉扯,使布满细刺的绳子深深扎进女体部位更为娇嫩的股沟、小穴,并更加压迫敏感度居女体部位之冠的阴蒂。
  而且两名助教像是故意一般,两个人都保持着相对远的距离,使得梦梦学姊不管走快走慢,都会有一个地方以上受到无情的拉扯摧残。
附件设置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