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淫虐江湖志之绿侣江湖》(1-10+外篇1-10+女主角剧照)作者:oicq789789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328555
精华: 0
发帖: 25
金幣: 954 個
威望: 47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395 個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18-10-02
楼主  发表于: 06-12

《淫虐江湖志之绿侣江湖》(1-10+外篇1-10+女主角剧照)作者:oicq789789

 丁朋听得温菁所言,秀美的面上眉头一蹙说道:“怎会如此?那木盒明明已经不在马六爷手中了,那长乐宫为何还要派刺客前来呢?方才我在凝香楼外,看到暗处有人影闪过,这才匆匆赶来小姐这里,莫非就是……”
  他话音未落,在一旁的盛天扬突然“噗”地一声,口中喷出一道鲜血,身子慢慢垂下,温菁大惊喊道:“盛大哥!”丁朋掠到盛天扬身旁扶住他的身子,出手如风地点了他前胸后背的几处穴道,只见他双目紧闭,竟是像没了知觉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盛天扬渐渐睁开双目,只见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暖床之上。
  这是一间装饰精美的雅舍,厢房四周陈设华丽,桌上红烛摇弋,一侧的香炉正慢慢升起袅袅青烟,传来阵阵沁人心脾的清香气息。他坐起身来低头看去,胸前的箭伤不知何时已经包扎好了,他又暗暗运功调息,却觉全身真气窒阻,只要稍稍用强牵动内力,全身经脉便疼痛欲裂一般。
  门外传来一阵珠帘响动,一个俏丽的红衫女子托着一个木盘走了进来,她瞧到盛天扬醒转,面上顿时浮起欢喜的笑容说道:“盛大哥,你可总算是醒过来啦!你晕过去这一整夜,可真是让菁儿……好生担心!”盛天扬瞧着温菁面上那溢于言表的关切与欢喜之色,口中也微笑道:“多谢大小姐又救了姓盛的一次,不过老子这条命欠得小姐太多却是头疼,不知如何报答是好了!”
  温菁嫣然一笑,在床边小桌上放下木盘说道:“盛大哥不必谢我,为你治伤的是苏眉姐姐。不过听苏姐姐说,盛大哥你中的是长乐宫的北冥夺魄矢,此毒会顺经脉逆行,若是再运功使用真气便会加速毒性入心。如今一时半会苏姐姐她也化解不了此毒,盛大哥只有暂且静养,等朋儿相公把楚姑娘请来,再让她为你瞧瞧吧!”
  盛天扬笑道:“幸好这位冷冰冰的美人儿,还不曾知道老子在背后说过她的坏话,不然没人替老子解毒,岂不糟糕之极?哈哈!”
  温菁笑着从盘中端起一个盖盏坐到床边,靠在盛天扬身旁柔声道:“谁叫你这臭淫贼如此命大,命中注定总有这许多美人儿来救你?菁儿虽然不会替你治伤解毒,不过我花了一夜的时辰调的这服雪芝甘露,却对真气内力复原大有裨益,待我先喂你用了,再来谢我如何?”
  她将小勺递到盛天扬的口边,盛天扬却并不张嘴只是怔怔地瞧着,温菁笑道:“你这臭贼,不乖乖吃药,怎么这会想什么却发起呆来了?”
  良久,盛天扬才轻叹了口气道:“姓盛的想起自己原本不过是个被江湖上人人追杀,亡命天涯的淫贼恶棍,只不过有幸被小姐收留才得以苟延残喘。上次我走火入魔命在旦夕,也承蒙小姐不嫌弃,舍身相许才救了老子一命,小姐这番情宜,却让姓盛的今生何以为报?”
  “……盛大哥!”温菁闻言,含笑侧首在盛天扬的颊边一吻,她轻轻说道:“江湖上都说你是恶贯满盈的淫贼,可在菁儿眼里,你却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其实菁儿救你,也是为了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六年前在燕州府,你曾救过菁儿一命,不知盛大哥你还记得么?……”
  盛天扬浓眉微扬,微微讶异道:“有这事?老子怎么却从未想起?……老子只记得记得六年前在燕州府衙,杀死了那燕州知府,魔教高手慕容远。莫非小姐说的,便是此事?”
  温菁点点头道:“正是!”她目光一转又黯然道:“那燕州府的知府大人慕容远,便是当年在岭南围攻我爹爹温堡主的魔教高手之一。只因他明面上是正道官府里的朝廷命官,我们温家虽查出他的真实底细,却也一时没有对付他的良策。可当年菁儿报仇心切,又从未遇到过真正的江湖高手,凡事任性而为,便悄悄瞒着堡里的温老大,只身一人便去了燕州府想杀了那慕容知府……”盛天扬点头道:“小姐想杀了那慕容知府?不过老子记得那慕容远本是魔教中无影堂的高手之一,他双手同使六柄长剑的功夫出神入化,老子当初也是和他过了百余招才险胜,不知小姐那时会了什么厉害功夫,能有把握杀得了他?”
  温菁俏脸一红道:“我那时候哪会什么厉害功夫?如今想来不过是些三脚猫的玩意罢了。菁儿只是先易容改扮成了男子,再使金子买通了城里的一些江湖人物。原想先用唐门暗器,再仗着人多半路伏击刺杀那慕容知府,可交手之下才知道那慕容大人竟如此厉害,一战下来二十多人被他杀了大半,剩下的连我一块都被他手下抓了起来。虽然菁儿事先为防万一已经买通好了衙门的人,预备一有时机便放我们逃走,谁知那慕容知府竟然审也不审,次日便要全部斩首示众!幸好当晚盛大哥便血洗了府衙,杀了那慕容远,又将我们牢里的全部犯人放走,不然菁儿恐怕就要糟糕啦!……”
  盛天扬大笑道:“原来如此,有趣有趣!不过老子杀他是因为那慕容知府一贯作恶多端,还暗地里用死囚的五脏六腑来炼制魔教丹药。老子当日便专爱和魔教作对,于是一场力战之取了那慕容知府的首级,也顺便放走了衙里的囚犯,最后更是一把火烧了燕州府衙,今日想起来仍是痛快之极!只不过没想到那衙门里竟然还关着你这当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便是了!……不过说起来,你那指腹为婚的丁朋相公,那时候为何不在你身边助你报仇?”
  温菁笑道:“那时候小朋儿还没来温家堡,菁儿又哪有什么丁朋相公?”她顿了一下又道:“想当年,他们丁家与我们温家也是岭南的名门世交,上一辈还曾为我们指腹为婚,可近二十年前,魔教大举进攻岭南那一役惨烈无比,我们正道虽然击退魔教诸多高手,但那之后我爹爹伤重不治而亡,我娘也不知所踪,而他们丁家也因相助我们温家的缘故而被魔教灭门,直到五年前,小朋儿来到温家堡,我们才知道丁家还有这唯一幸存的后人,……”
  盛天扬笑道:“原来这丁家还与你们温家有如此深的渊源。不过像大小姐这般的尤物美人儿,却可惜指腹为婚配了丁朋这没用的贱奴才,若是换了如老子这般的人物,还不强过那小子十倍?”
  温菁吃吃轻笑道:“他们丁家为了我们温家遭这灭门大难,你怎地如此说人家?亏得朋儿相公昨晚还为盛大哥你辛苦守护了一夜,如今还累得在这厢房的外间睡了呢!”
  盛天扬嘿嘿笑道:“不错不错,姓盛的不过是随口胡说罢了,小姐你不必放在心上便好!”
  温菁浅浅一笑,她伸出纤手轻轻抚摸着盛天扬赤裸宽阔的胸膛上那道道纵横交错的伤疤,口中柔声说道:“盛大哥所言其实不过,虽然菁儿从心底里又恨又爱那奴才小朋儿,可当年在燕州府衙第一次见到盛大哥这般的伟岸男子,菁儿便已经好生倾心了……”她顿了顿,又抬起头来对盛天扬转颜一笑道:“说了这许久,这雪芝甘露都放温了,先乖乖让菁儿喂你用了再说可好?”
  盛天扬笑着张开嘴,让温菁用小勺喂他服下,果然这粘稠如胶般的甘露入喉即化,下到腹中只觉清凉无比,让胸腹之间所窒真气为之一畅。温菁凑近了一口一口细心地为他轻轻喂着,两人渐渐耳鬓厮磨,盛天扬呼吸之间,只觉旁边这美人儿吐气如兰,从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不住撩人心魄。盛天扬止不住心头荡漾,渐觉下腹间热流涌动,不知何时阳具竟已从身下隔着衣物直直地怒挺而起,他不禁掩饰着嘿嘿笑道:“没想到老子竟有幸得大小姐如此贴心服侍,若是换做这凝香楼里的其她婊子,恐怕老子的淫魔本性早就按耐不住,在这里便将她狠狠奸啦!嘿嘿!”
  温菁轻轻抿住嘴唇,忽然凑首到他耳边吹气轻轻道:“本小姐就是盼着你这淫贼当我是婊子奸了我,那又如何?”
  盛天扬再也按捺不住,一把夺过她手中盖盏一口喝了,将盏一扔,伸手一抱将温菁揽到床上拥入了怀中,温菁却丝毫没有抗拒之意,一张美丽迷人的俏脸似笑非笑地,红唇如滴出水来般,双眸眼波盈盈地躺在他怀中媚媚地瞧着他,盛天扬俯身下去用大嘴封上了她的樱唇,温菁只发出“唔”地一声,软软娇躯只在他怀中轻轻扭动了一下,便也揽住了盛天扬的身子软倒在了他怀中。
  烛火摇曳,在暖床之上相拥着的两人舌头在彼此口中激烈纠缠着,温菁在他怀中,只觉自己的丁香软舌被他强行含在口中不停用力地吸吮,连自己檀口之中微甜带香的唾沫也被他的舌头不住搜刮婪吸。与此同时,温菁感到自己腰间衣衫的丝带已经被盛天扬扯开,她的身子微微主动迎合,顺从地让身前这粗壮男子剥下她的贴身衣物,直至自己那浅红色的衣衫和带着体香的贴身小衣便被他大手扯下,粗鲁地甩到了床边。
  烛影下,温菁那散发着阵阵幽香玲珑毕现的娇躯,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还有胸前那对饱满娇挺的双乳,以及紧闭的腿间那抹浓密诱惑的黝黑,一切顿时赤裸地呈现在了盛天扬的怀中。她禁不住双颊绯红,连被盛天扬堵着亲吻的檀口也接连发出带着羞涩的“唔唔”声。她刚下意识地掩住了胸前那对雪白赤裸的丰满乳房,便被盛天扬扯开藕臂,他的大手毫不客气地随手握住了温菁胸前一只丰满诱人的娇乳揉捏了起来。
  随着盛天扬手上的不住揉动,那只丰满雪白的乳房也在不住变换形状,但两人双唇仍紧贴在一刻不停地不住吻着。盛天扬一手握住温菁的一只娇乳揉搓,另一只手却往她胯下双腿之间那抹浓密黝黑探去,温菁刺激得不禁“唔唔”地轻轻扭动腰肢,却仍是被他粗糙的手指分开她那淫私处浓密的阴毛,触手处只觉她的阴唇与穴口之处早已是一片湿热潮滑。
  盛天扬淫笑着不停地将她乳房上那粒嫣红挺翘的乳头来回转动揉搓着,同时按住她身下的淫穴口,将那粒鼓鼓涨起的阴蒂捏在指间不住搓动把玩,他的手指轻轻往下探去划过温菁湿滑不堪的穴口,触到了她穴口下皱褶敏感的肛眼,盛天扬用指腹按住她的肛眼皱褶和阴蒂一同轻轻揉动,似乎不经意间稍稍用力,指腹便陷入了她的肛门之中,刺激得温菁“呜”地身子颤抖了一下。
  在这上下两者的不停刺激下,温菁口中发出的的“唔唔”声也越来越急促,终于她似是费了好大力般才将香舌从盛天扬口中收回,两人虽然嘴唇分开,但交合处两人的唾液早已混合在一处,从她香腮边滴落了下来。只见温菁俏面绯红,朱唇欲滴,她双臂环绕着盛天扬的脖子,忍住从自己乳头和阴蒂被不住把玩传来的阵阵快感,赤裸的雪肤随着他一双大手在自己的娇躯上任意施为而轻轻颤抖着,她低头咬着樱唇轻轻喘息道:“想不到你这该死的臭淫贼,把玩女儿家的手段竟这般厉害!……菁儿好想要舒服了……你还不快些?……啊……别停呀……你这淫贼讨厌!……”
  就在她呻吟不止,享受着不住的刺激快感之时,盛天扬突然止住了手上的动作。温菁轻抬螓首,不禁眼神不解地瞧着他,盛天扬却嘿嘿一笑道:“哼哼!老子号称淫魔玩遍这许多江湖女子,可从来只有女人求着老子奸她的份!你这凝香楼的小婊子也不过是样貌儿美了些,却凭什么叫老子让你舒服了?”
  温菁闻言,竟呆呆地怔了怔,过了片刻她才向盛天扬投去了一个幽怨的眼神,俯首低眉顺从地柔声道:“……是!菁儿明白了,是奴婢服侍盛大爷不知好歹,请大爷责罚便是!……”
  盛天扬随手一捏温菁的乳头,嘿嘿道:“你这贱货,学做婊子倒学得挺快,那你说依你凝香楼的规矩,该如何责罚?”
  温菁瞧着盛天扬那微微笑意翘起的嘴角停了一会,她轻咬朱唇道:“……依凝香楼的规矩,请盛大爷赏菁儿一个耳光!……”
  盛天扬笑道:“好!”他话音刚落,便一扬手重重“啪”的一声,温菁顿时发出一声悲鸣,侧身捂住半边绯红的脸颊伏在床边,盛天扬却是看也不看,翘起腿来冷声道:“看在你这贱货知情识趣的份上,如今便赏你这婊子为本大爷舔脚,若是做得不好,你便自己赏自己耳光罢!”
  温菁捂住绯红的脸颊呆了半响,才轻轻地道:“是!奴婢谢盛大爷的赏!”
  她慢慢爬到盛天扬那翘起的脚边,为他除去足上的布袜,他那黝黑的大足上顿时一股浓烈脚汗味扑鼻而来。温菁自小养尊处优喜爱洁净惯了,也不由得犹豫了一下,只听得盛天扬冷冷笑道:“怎么?若是连这般服侍客人都不会做,你这骚货还配做什么青楼行院的贱婊子?”
  温菁低眉轻轻道:“是!菁儿本来便是贱婊子,盛大爷既不嫌弃,菁儿这便为大爷服侍舔脚!”她说罢,果真伸出丁香软舌,慢慢舔过盛天扬的脚背,又慢慢地将香舌反复上下,将盛天扬的大脚脚背全部舔吸而过。她真把自己当成了这凝香楼里接客卖身的妓女一般,忍住了入口咸酸交杂的滋味和浓烈的脚汗味,就连她香舌扫过脚上的些许污垢颗粒,她竟也闭上眼睛和着自己的香唾吞咽而下。
  她从盛天扬的脚背舔到他的足跟,又和着唾液慢慢软化着足跟的茧皮,直到舔过脚底,用檀口含住了盛天扬那粗大的脚拇指趾用力吮吸着。
  盛天扬瞧着温菁跪在自己的脚前为自己吸吮着脚趾,忽然随手一挥掌风扫过,床边那一人高的铜镜上覆着的绸缎落在了地上,镜中顿时清晰地映出了两人的身影,盛天扬嘿嘿笑道:“你这贱货自己好生瞧瞧!你那服侍大爷的下贱模样可是够贱,你那又贱又骚的淫逼是否配大爷的阳具来肏?”
  温菁闻言身子轻轻一颤,她侧首瞧去,镜中俏丽的自己云鬓散乱披开,雪臀高耸,正全身赤裸趴在盛天扬的脚边。她胸前两只丰满的乳房垂吊着着嫣红的乳头,胯间乌黑潮湿的阴毛稍稍凌乱,黝黑间隐隐约约透出深红色诱人的两瓣阴唇,正散发着无比诱惑的湿润光泽,而在自己檀口之中,不但正像母狗般地为眼前这男人含着乌黑粗大的脚趾,还在尽心取悦地为他不住吮吸着。此时无论谁人来看,自己都与那青楼行院里最下贱不堪的婊子妓女一般无二,那里还有半点平日里那一贯养尊处优,美丽任性,江湖上三美人之一的温家大小姐的高贵模样?
  可是自己这下贱无比的模样瞧在眼中,不知不觉间,温菁竟似有种错觉,仿佛自己本来便是这凝香楼里的下贱妓女,而裸身被客人羞辱,为客人舔脚便是习以为常的一般。她自己这样想着,慢慢竟也开始习惯了脚上这些她原本应该难以忍受的味道,且这汗臭气味竟仿佛有种说不出的诱惑刺激,伴随瞧着自己镜中的下贱模样,在温菁心中竟化成了一阵阵奇妙的刺激快感,如淫药一般不住地冲击着她的脑海,不知何时温菁已经感到自己身下随着淫穴那渴望被阳具填满的空虚渴望感觉,在一阵阵的抽动淫液不住地分泌涌出。
  温菁的俏脸与粉颈一片潮红,心中正不住体味着那羞辱与刺激交织的无比快感,而她面前的盛天扬却在一脸满意地享受着,他瞧着这美丽高贵,平日里江湖上多少英俊少年渴望一窥芳踪而不可得的武林第一美人儿,如今正像淫贱妓女一般赤身裸体地跪趴在他面前像母狗一般地为他吸吮着脚趾。他胯下的阳具隔着衣物高高挺起,那长度与尺寸都甚是傲人,可他却没有解掉衣裤裸出他的粗大阳具,似乎故意连瞧都不屑让温菁瞧见一般。
  盛天扬享受了良久,才从她的檀口中拔出了脚趾,将脚伸到了温菁胯下那阴毛黝黑浓密的私处,用脚趾蘸着私处的淫水,顺着两瓣阴唇在她那湿腻不堪的阴道穴口慢慢地来回滑动,还不时地摩擦过她的屁眼。温菁低着螓首,吸着气身子轻轻颤抖着,双腿大大地分开,目不转睛地瞧着他用脚趾亵玩着自己的私处。当她瞧着盛天扬的脚趾从她胯间阴唇里拉出了一道丝状闪亮的粘稠淫液,情不自禁地俏脸通红,盛天扬口中嘿嘿笑道:“只是舔脚你这骚逼便湿成如此模样,你这贱婊子这么快便忍不住想被老子的阳具肏了么?”
  温菁早已被盛天扬挑逗得情欲难抑,竟不禁将纤手伸到了自己胯下私处,一面揉摸着自己穴口那粒鼓胀通红的阴蒂,一面颤声道:“……是!菁儿这贱婊子,只是为盛大爷舔脚……骚逼便想被肏了,……呜……求大爷遂了菁儿的心愿吧!……”
附件设置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305592
精华: 0
发帖: 38
金幣: 335 個
威望: 52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300 個
在线时间: 30(时)
注册时间: 2018-09-17
沙发  发表于: 06-13
    
级别: 侠客
UID: 286707
精华: 0
发帖: 447
金幣: 6131 個
威望: 116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2315 個
在线时间: 51(时)
注册时间: 2018-09-07
板凳  发表于: 06-13
2048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341120
精华: 0
发帖: 335
金幣: 30251 個
威望: 95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2820 個
在线时间: 53(时)
注册时间: 2018-10-10
地板  发表于: 06-13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243581
精华: 0
发帖: 103
金幣: 26475 個
威望: 55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830 個
在线时间: 19(时)
注册时间: 2018-08-17
地下室  发表于: 06-13
回 楼主(lyp199806) 的帖子
谢谢楼主分享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421157
精华: 0
发帖: 281
金幣: 41 個
威望: 98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3645 個
在线时间: 87(时)
注册时间: 2018-12-13
5楼  发表于: 06-13
谢谢楼主分享
a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63458
精华: 0
发帖: 87
金幣: 2776 個
威望: 42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1740 個
在线时间: 9(时)
注册时间: 2018-05-10
6楼  发表于: 06-13
2048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580531
精华: 0
发帖: 29
金幣: 159 個
威望: 6 點
貢獻值: 1 點
邀請幣: 150 個
在线时间: 13(时)
注册时间: 2019-05-23
7楼  发表于: 06-13
2048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261882
精华: 0
发帖: 110
金幣: 29705 個
威望: 64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655 個
在线时间: 43(时)
注册时间: 2018-08-25
8楼  发表于: 06-13
回 楼主(lyp199806) 的帖子
2048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588154
精华: 0
发帖: 48
金幣: 1678 個
威望: 39 點
貢獻值: 45 點
邀請幣: 240 個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19-05-27
9楼  发表于: 06-13
2048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617489
精华: 0
发帖: 2
金幣: 0 個
威望: 0 點
貢獻值: 4 點
邀請幣: 10 個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19-06-13
10楼  发表于: 06-13
2048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547750
精华: 0
发帖: 3
金幣: 948 個
威望: 3 點
貢獻值: 2 點
邀請幣: 15 個
在线时间: 6(时)
注册时间: 2019-05-03
11楼  发表于: 06-14
看一看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544097
精华: 0
发帖: 13
金幣: 4612 個
威望: 13 點
貢獻值: 3 點
邀請幣: 65 個
在线时间: 4(时)
注册时间: 2019-05-02
12楼  发表于: 06-16
2048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420366
精华: 0
发帖: 4
金幣: 42 個
威望: 2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110 個
在线时间: 5(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13楼  发表于: 07-14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168607
精华: 0
发帖: 19
金幣: 9184 個
威望: 15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95 個
在线时间: 19(时)
注册时间: 2018-07-12
14楼  发表于: 昨天 02:22
恢复了看一下
描述
快速回复

一贴内多次回复或恶意灌水的直接永久禁言!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